对话未来商业|STEPVR创始人郭成:让元宇宙产品走向C端 VR就是那把钥匙

  

  ■行业属性:VRShè备元宇宙

  ■估值/融Zī轮次:2021年5月完成共计近亿元人民币的A+轮、B轮融资

  ■核心竞争力:自研VR技术、线下连锁VR电竞平台、虚拟人批量商业化

  ■未来关键词:家用元宇宙、to C虚拟人、线下VR产品经Yíng

  作为元宇宙赛道的一名创业者,郭成Bù止一次将自己的创业经历比作走Dú木桥。

  “推开元宇宙大门前,有一条长长的独木桥要走,中间有人掉队,有人抄近路,而推开这个大门之后,将开启长长De雪道。”

  正是因为坚Xìn这道门之后会是“长坡厚雪”,郭成才对眼下的挑战表现出自信与淡然。“(创Yè中)最大的困难是,你在做一个远大事业的同时,没Fǎ让别人理解你、帮助你。把产品做出来,让别人Néng明白,这是首要问题。”

  今年5月,STEPVR正式对外发布了Míng为“国承1号”的元宇宙登入门,Yòng3平米为人们打造虚拟世Jiè。6月初开始,该产品陆续登陆新加坡、韩国市场。

  近日,STEPVR创始人兼CEO郭成接受Liǎo《每日经济Xīn闻》“对话未Lái商业”栏目的Zhuān访。(点击链接,阅读更多“对话未来商业”专题)

  2007Nián的冬天,初代iPhone的推出翻开了移动智能设备的新篇章;6年后,Dàng人们醉心于移动互联网浪潮,将业务触手伸向大数据产业时,郭成却选Zhái了探索虚Nǐ现实之门。

  类似的Xuǎn择发生在大洋彼岸。2014年年初,Facebook创始人兼CEO马Kè·扎克伯格探访了Yī家成立了不到两年的虚拟现实公司——Oculus。同年,后者被扎克伯格以30亿美元的高价收入囊中。

  自2021年扎克伯格带领Facebook转向Meta后,元宇ZhòuGài念被彻底炒热,巨头和资本们蜂拥而至。

  如果说人类试图Tuī开元宇宙的大门,VR设备就是元宇宙的那把“钥匙”。

  据赛迪研究Yuàn发布的《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白皮书(2021年)》显示,全球AR/VR产业在2021年全年的投融资金额达580.99亿元,远超去年同期的244亿Yuán。

  STEPVR就是其中的参与者,先Hòu完成了共计近亿元人民币的A+轮、B轮融资。不过郭成认为,在VR赛道内,资本还是其次,关键点在于技术的发展,“人人都想把VR设备做便宜,推广起来,但这靠补贴是做不到的,Yī定得有新的技术出现。”

  深耕VR领域9年,郭成觉得,如今自己和STEPVR已经在这条没有前人的路上找到了对的方法论,“摸到了门,接下去只要沿Zhuó它不停地走。”

  2010年从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博士毕业后,郭成去了飞利浦集团当访问学者。2013年,他选择回国创业,创立了STEPVR这一品牌,探索VR领域。

  他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自己是国内最早做VR设备的一批人之一,“比Oculus创Shǐ人晚Liǎo大概不到一年——我创业De时候,大家还不知道VR是怎么样的东Xī。”

  之所以瞄准VR领域,Shì因为在郭成看来,VR有潜力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展现方式。

  “遇上新一代计算平台的革命,这个Jī会是很难得的。既然我在有生之年里拥有这个机会,那就不顾一切抓住它。”

  Shí么是新一代计算平台?

  “新一代计算平台,听起Lái很大,其实很具体”,郭成向记者解释,人们每天使用的手机、PC就是个人用的计算平Tái,人们可以通过这些平台实现计算、交互、存储、联网等功能。

  “现有的计算平台是依靠视觉和听觉去获取、输Chū信息,而VR、元宇宙带Lái的想象力将为我们更新获取、输出信息的方式,下一代De计算平台将用人们的五感,即我们感受现实世界的其他方式,获取和输出信息。”

  他指出,对于所有VR公司而言,目标都应该是打造新YīDài计算平台,实现无限的Yīng用、消费者使用市场和复购。“做VR设备一开始很Bù容易,但不能因为技术难攻克,就抄近道做一个简单头显,告诉消费者这就是VR,这样会让消费者把产品当小玩具来对待,公Sī这样做无论投入多少都会打水漂,不能本末倒置。”

  因此,郭成和STEPVR没有从VR头显、眼镜等轻Liàng级设Bèi入手,而Shì另择了一条更难走的路——耗时9年自研技术,最终推出了占地约3平米,配合头显、震动马甲、动捕手套以及全向运动系统的“元宇宙登入门”国承1号。

  

  耗时9年自研技术研制出De“元宇宙登入门”国承1号 图Piàn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9年漫长而低调的苦干,其中甘苦不足为外人道。郭成坦言,在这9年里,只有最后一年Jìn行了大批量商业化生产,“前8Nián如果被问到这家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,我可能都讲不清楚这个问题——这是典型的创新者窘境。因为我从事的事在我的脑子、团队的脑子里生成了,但产品还没有完全打造出来,这就XiàngiPhone、PC出现以Qián,你很难和人们描述它们将如何改变生活。”

  Hǎo在如今,郭成脑海中的想Fǎ成为了落地De产品。在他眼中,对于公司来说,国承1Hào就是Chū代iPhone般的存在。

  在五感还原上,国承1号通过机器力反馈技术的突破,让用户能在触感手套、力反馈马甲、机械臂等设备的辅助下,在虚拟世界里感Shòu到Zhēn实触觉。

  Yǔ此同时,STEPVR还尝试通过加热自然材料为用户提供嗅觉体验。“我们Xiǎng让用户能闻到青草的气味、泥土的芳香。”郭成说。

  今年6月初,郭成带着国承1号去新加坡,而后是韩国。从政Fǔ到企业再到学界层面,Guó承1号都受到欢迎,“当地很Duō企业直接签了合同,进行采Gòu、合作。”他说。

  在元宇宙这一新兴Lǐng域里不断摸索和创造,郭成认为,自己在走一TiáoMò有人走过、有很多困难的路。不过,“国承1号的出现意味着摸到Liǎo门”。

  造出了元宇宙的“初代iPhone”,摸到了元宇宙的大门,之后呢?

  “回想PC走Xiàng我们的过程,国承1号就基本相当于Apple-1,之后也会继续推出国承2、3号等等。”郭成表示。

  例如,虽然现有产品还原了五感,但是感官体验还有Tí升的空间。“力KòngJī械臂虽然能提供所Yǒu按压型触觉,但摩擦型触觉还未恢复。目前公司内部研发的此类触感手套已经Wán成了原理机的验证,将被集成在下一代产品上。”

  改Jìn还将在多个参数上体现。郭成向记者举例,Bǐ如全向运动系统噪声问题,团队希望噪声更小,甚至小到只有运行时带动空气的声音,这Xū要将齿轮和皮带的材料、工艺重新发明;又例如眼镜的重量,团队下一阶段的目标是把眼镜的重量从目前的?克降至120~130克。

  “总而言之,这和每一代电脑、手机演进的方Fǎ很相似——屏幕分辨率更高、摄像头像素更高、前盖玻璃Gèng耐摔……Wǒ们内部Yǒu近100项这种级别的参数,未来也将在每一代Chǎn品上有选择性地推进参数的优化。”

  对未来一系Liè演进的设想无一不透露出STEPVR的雄心壮志,而支撑Zhè一切的则是郭Chéng的终极目标:让元宇Zhòu产品Cóngto B走Xiàngto C。

  在转向C端前,为了真切地了解市ChǎngXū求,Guō成进行了一场大型实验。

  从2019年到2021年12月末,STEPVR在全国90多个城市铺开了共计超200家的线下VR电竞连锁店“未来Zhàn场”。

  实验结果是令人惊喜的:消费者的首次消费办卡率高达70%,第二次消费办卡率为30%。

  这一结果也给了郭成做C端元宇宙产品的信心,“这个复购率基本上是每一个线下业态都想要达成的数字。消费Zhě在不停FùGòu,而且每Cì消费金额还不低,那我就知道,这个(对VR产品的)需Qiú是对的。”他说。

  

  Guō成的终极目标:让元宇宙产品从to B走向to C 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但是从ToB到ToC有多难?普通用户不一定明了其中难度。

  关于C端元宇宙产品,互联网分析师在张书乐在微信上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Yuán宇宙产品从工业级降维消费级,技术上不存在瓶颈,关键在于体验,例如DàngXià国承1号的3平米空间在工业级摆放上没有问题,但在C端就必须轻量Huà、小Xíng化甚至便携化,这种高度压缩Huán要保持技术水平,难度Bù低。

  另外,B端产品多为了达成某种设计或建设目的,属于工具型产品,但在C端就需要接入大量娱乐内Róng,并有Xiào承载、达成体验上的颠覆,“从工具到娱乐平台,这种迭代难度不仅仅是技术问题,更是Chuàng意难Tí。”

  针Duì体量可能会影Xiǎng市场需求的疑问,郭成认为,目Qián产品大小的改变并不是首要需求。

  “现在人人家里都有洗衣机,是吧?”他用同样Zhàn地较大的家用电器类比,“所以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不是轻量级与否,消费者不是不能接受一个大的东西;首要需求还是随时的VR服务和体验,而目前还没有这种服务,这才是首先需要解决De。”

  纵观当下市面上推出的VR设备,郭成坦言,VR设备目前还没Yǒu形成一个健康生态,“消费者复购率低,公司也没赚到钱。一个健康的Shēng态,需要有人来Zhèn土、施肥、除虫,现在有人在做这些事吗?”

  真正的勇者,是在认清现实后仍然充满激Qíng。郭成认为,未来VR设备的销量一Dìng会出现一轮爆发式的增长,“主要看这个节点什么时候到来,以Jí这个增长会到什Yāo程度。”

  9年过去了,他愿意继续耐心等待,继续深入耕耘。

  站在元宇宙概念的Fěng口上,VR领域异常火热。从赛道内的投融资情况来看,显而易见的是,资本们还没有听够元宇ZhòuDeGù事。

  据赛迪研究院发布的《Xū拟现实产业发展白皮书(2021年)》显示,全球AR/VR产业在2021年全年的投融资金额达580.99亿元,远超去年同期的244亿元。

  这股资本热潮延续到了今年。据《中国电子报》不完全统计,今年上半年,我国AR/VR/XR以及元Yǔ宙的相关Tóu融资事件超过了30起,其Zhōng已披露的单笔最大融资金额高达7亿元。

  对于VR领域的投融资情况,张ShūYuè向记者分析,VR技术正处于开荒阶段,此前尽管有近30年发展,但投入缓慢。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盛行,这Yī设备的轻型化、高清化Hé应用体验颠覆式创新的需求Fēi速增长,因此赛道内投融需求强烈。

  作为国内VRLǐng域里的领跑“独角兽”,STEPVR也数度获得了资本关注。据启信宝Xiǎn示,STEPVRXiān后完成了共计近亿元人民币的A+轮、B轮融资,Yóu上海国盛资本、一点资讯CEO陈彤、原红杉中国创始人张帆等共同投资。

  郭成向记者透露,在做Chū国承1号前,研发投入资金一小半来自于VC,剩余的是STEPVR的销售收入,“将部分Jì术打包成模块出售,例如帮助一些公司做大型扫描仪等”。而在今年国承1号和Xū拟人动捕Shè备商迈塔星两Tiáo产品线推出后,其收入很可能会超过未来战场的营收。

  另外,STEPVR的融资资金主要用于研发HéKāi拓国内外市场,目前公司共有140余Míng员工,其中研发人员有100Rén左右。同时,STEPVR也在积极寻找着新一轮融资。

  然而,在元宇宙里,钱并不是万能的。

  郭成告诉记者,VR领域的发展关键点Zài于技术的突破,和资本关系较小。

  “VR行业的难点就是技术问题,我们不能去回避这些困难,否则这个行Yè永Yuàn做不起来。”他认为VR行业有其Tè殊性,不能硬套其他行业的模板。“很多人做互联网很多年,什么都想照抄互联网行业的那一套,来一大波补贴。但Shì补贴只能产生习惯,不能带来Xū求,VR的需求只有靠科技的进步Cái能产生。”

  因此,在郭成看来,VR领域里的Chéng功创业者应该是一个“高Duó分裂且统一”的人。

  他认为,好的VR创业者必须是科技出身,“懂很深的技Zhú”,同时也要思考到消费者的核心诉求,主导Qǐ业的商业模式、产品定型等大方向,带领企业到下一阶段生存。

  “STEPVR已经是一家技术产品和商业模式都得到了证明的企业,就算不再发展,按照现有这一路径做,它在一年以后也会比今天大3到4倍。”

  谈及STEPVR的未来,郭成表示,“未来的目标只Yǒu一个:让国承1号Zhè样的产品走进更多家庭,把这件事做好就可Yǐ了。”